整个二十世纪,全世界的剧作家,作曲家,画家,编舞,导演和作家涌向巴黎,沉浸在一种奇特的艺术建构的潮流之中,也正是这一潮流深刻地改变了戏剧,舞蹈及歌剧艺术。

尽管这种至关重要的改革动力依然活跃,但从几何时,它也被置于经济效益的考量之下,并且这一趋势日益明显。我们试图把艺术的真相,如果有所谓的艺术的真相的话,与市场经济效益和经济回报目标联系起来。

正如杰夫·昆斯在各大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光怪陆离的作品一样,这一趋势在舞台上产生的结果也颇具说服力。全球化趋势迫使文化和语言之间的差异消失,并宣称文字已死。图像代替了叙述,所以我们找到的让戏剧通行全球的方法 : 无声戏剧。戏剧已非戏剧。

我们想让欧洲人对世界更加感兴趣,但是对此的回应却是一种自我满足的自我中心主义。整个欧洲封闭在某些条框之中,对于所有不符合后现代主义标准的外来之物都拒之门外。在这一世界性的文化乱象之中,所有的东西都是可重复使用的;除一点之外,那就是世界其余五分之四的文化和戏剧艺术都被归为“民间”艺术。

Back to top